最后一件斗篷

嗑不动了。

【天迹X玉逍遥】错时|补

*OOC双遥!

*在备忘录里找到的……就当是前文的小剧场?

-

【1】

玉逍遥从来没觉得日子这么舒坦过。

毕竟跟玉箫一块去个超市多买几个鸡腿都会被斥几句。

无非是“不可以每天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买了一箱卤鸡腿放在学校”“我告诉妈妈你……”

一堆堆的。

虽然玉逍遥觉得玉箫每天都很可爱,但偶尔还是会觉得对方有点烦。

但假装听不见压根没用,会被揪耳朵。


自从和天迹住在一块,他跟得了饮食赦令一样,根本不用压抑。

因为天迹比他更过分,恨不得包场。

但以前可能碍于面子还得克制一下。

现在直接说我弟太馋,冲老板笑了笑,说多拿一点。

一只手揽着玉逍遥,两张酷似的面孔,一个眉眼弯着,一个咬牙切齿最后别开了脸。

但亲密感是显而易见的。


老板把整箱的鸡腿放到天迹的车上,问了句:“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一个弟弟?”

天迹笑着回:“捡的。”

鬼才信。


玉逍遥砰得关上车门。

天迹回头看了一下,说:“脾气不太好小孩一个,我先走了啊老板,钱的话默先生会支付宝转给你的。”

天迹的手机提示音滴滴滴不停,他不用猜就知道是那个冤大头学弟。


等他上了车,玉逍遥又凑了上来,“给我开会呗~”

“好好说话,扭什么扭。”

天迹推开凑过来的脑袋,可以十几岁的少年人犟起来根本跟牛不相上下,还变本加厉。

他们的车停在路边,车窗还开着,有人路过瞧见驾驶座这么“刺激”的一幕,还吹了声口哨。

天迹:“……”

玉逍遥一脸茫然,他的手还按着天迹的肩,整个人没有半点都快跨坐到对方身上的尴尬,反而自然地低了低头,诶了一声——“你怎么长白头发了?”


玉逍遥那两缕蟋蟀须似的头发因为低头扫到了天迹的脸,怪痒的。

“这条路人太多,你没资格开。”

男人忍无可忍,揪起对方那缕刘海,“回去我给你剪了吧。”

“为什么!”

玉逍遥嗷了一嗓,头撞到车顶,只能悻悻地坐了回去。

“太碍眼了。”

天迹低头要去转钥匙,没想到少年人手伸过来,捧起他的脸,也给他揪了两缕出来。

说是揪,也就是把头发别到耳后,留出那两撮来。


“还是挺好看的嘛。”

玉逍遥嘀咕一声,口气还有点骄傲。

天迹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那当然。”


这张多年后会和他现在的面孔重叠的脸,他自己当然全盘包容,眼神里都是少年人暂时还明白不了的怀念与憧憬。


“对了!你刚才说这里不能开!那是不是……”

“不是。”

“哇我还没讲完你怎么可以打断!”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想讲什么?”

“你这是作弊……!”


【02】

天气很热,自从玉逍遥来了之后天迹家里的空调几乎是全天开着。

天迹受不了这种冷,嘴上说玉逍遥年纪轻轻火气大,一边也没忍心去关,自己要么缩在被窝玩手机,要么裹着小毯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订个外卖可以一次订很多,够吃一天的那种。


连冰箱里也塞满了玉逍遥喜欢吃的雪糕。

但这种吹着空调吃冰棍的日子今天不太舒坦。

因为停电了。


天迹其实没什么影响,自从上次的事故他重伤提前退休,身体就不太好。虽然他年纪也不算很大,但已经有了一种隐隐的迟暮感,除了睡眠。

他拿个充电宝插上usb电扇就可以续命,不像玉逍遥,整个人趴在地板上,一只手卷着中午吃剩下的披萨盒盖,扇风用。

可是这样扇出的风自带一股披萨味,害他又有点饿。


“大遥……”

少年人的声音听着可怜兮兮的,天迹整个人躺在沙发上,因为腿太长,还戳出一截来。

他的小电扇呼呼地吹着风,听到玉逍遥的声音,眯着眼转过头,带着浓重的困意嗯了一声。

“我们出去凉快凉快好吗?……”

其实这个小电扇天迹刚从玉逍遥那里拿过来不久。

今天早上他们醒来的时候就停电了,房间里还残留着冷气。

玉逍遥是从天迹的怀里醒过来的。

他原本是披着薄毯睡觉,但后半夜实在架不住,就往天迹那边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掀开被子窝到对方那里去的。


明明他俩身上味儿都是一样,但他总觉得天迹的就是好点。

大概对未来的自己总是太过好奇。

天迹都是被玉逍遥的不良睡姿折磨醒的。

他从小到大一直一个人睡,这些年忙忙碌碌也没找过对象,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应该留给对象的位置会给一个过去的自己给霸占了。


对方还霸占得心安理得。

而且年轻人大早晨那点动静也不小,一条腿压着他,一条腿非得挤到他腿间,这个时候硌得慌。


前两天天迹也忍了。

他醒来看到空调不亮灯就知道大概是停电,也有点烦,伸手就掐了玉逍遥那精神的玩意。

玉逍遥哼哼唧唧不知道是爽还是难受,还越发地去蹭。

他睡了一觉的头发乱七八糟,发量比现在的天迹多得多,还有点毛茸茸的。

天迹被蹭得痒得不行,踢了玉逍遥一脚。

少年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显然是没睡醒,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大遥,又闭上了眼。

看着挺老实,但把天迹当被子蹭。


天迹被蹭得自己也起了火,越发觉得昨天就不应该带着玉逍遥看乱七八糟的玩意。

他哪知道自己旧电脑里还有秦假仙留下的东西。


他坐起来,打算去洗个澡。

才起了一半,就被玉逍遥拉住了,“你去哪?”

玉逍遥这会醒了一大半,天迹的动作有点反常,平时都赖着不起,哪有比他起的晚的一天。


“你要不也去?”

男人歪了歪头,还在被窝里的手碰了碰玉逍遥。


玉逍遥完全清醒。

他腾得坐起来,如果不是这样蹦起来有点难度,他大概会直接逃走。

“你你你你干嘛……”

他涨红着一张脸,在同龄人面前的厚脸皮在这个三十多岁的他自己面前没有半点胜算,反而变成了一种极其强烈的羞耻感。


“小孩。”

天迹笑了一声,跨过少年人,坐在床沿穿鞋的时候回头调侃了一句:“要我帮忙吗?”

  他又故意眨眼。

  老大不小的人了,不丢脸吗……


出乎意料的是玉逍遥看了他一眼,居然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你帮啊!”

  天迹有些意外,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那走啊。”

  ……

  

  事情的发展当然没这么顺利,最后一个澡也没能洗完,以衣服都湿哒哒的玉逍遥夺门而出为结尾。

  浴室里的人吹着口哨没有半点欺负年少自己的羞愧感,洗完之后擦着头发走回了卧室。

  

  玉逍遥光着膀子翻箱倒柜的。

  “找什么呢?”

  少年人因为刚才跟天迹在浴室里几乎是扭打了一场,热水冲了一身逃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淌水,棉质的睡衣因为湿了贴在皮肤上,难受得很。

  

  “找衣服啊,还不是因为你。”

  天迹的笑声还挺大。

  玉逍遥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

  

  少年人还没彻底长开,但抽长的骨架比皮肉早上一步,使得背后看上去有点单薄,蝴蝶骨戳出来,因为玉逍遥翻箱倒柜的动作而动着,全然都是年轻的气息。

  “你就那么一套衣服,不是还没洗么,还在篓里呢。”

  “……”

  玉逍遥不禁瞪大了眼。

  

  我那会没这么一惊一乍吧。

  天迹想。

  太久远了,他都记不清。

  可能有,因为那时候无忧无虑,父母健在,玉箫也在,朋友都很好,没什么烦恼。

  

  “那我穿你的了。”

  玉逍遥站起来,他下半身穿着一件天迹的大裤衩,衣服套到一半,反应过来,转头说:“你看我干嘛。”

  

  天迹头上盖着毛巾,歪了歪头,“你就是我,这有什么的。”

  “说起来怎么这么热。”

  “停电了吧,我刚手机里有通知。”

  “啊……那不是好热……”

  

  “我真的很怕热……”

  玉逍遥从地上坐起来,趴在沙发沿上,拿着小电扇吹自己。

  他的刘海都被捋都后面去了,闭着眼,一副被这小风感动到的样子。

  

  “外面也很热啊。”

  天迹伸手摸了摸玉逍遥的头。

  “谁要去晒太阳,我们找个地方……”

  

  “那走吧。”

  “这么快的吗?”

  天迹已经站了起来,他的衣服好像都是偏浅色,头发也有点长,穿得太随意,总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

  但是玉逍遥也有在家里看到天迹的相册,刚上警校的,意气风发,精神很好。

  

  “走不走啊?!”

  天迹走到门边,蹬上鞋,回头看还愣着的少年人。

  “走走走!”

  玉逍遥一跃而起,几乎要扑到天迹身上去。

  

  “好重。”

  “那我背你!”

  “你不是怕热?”
       “你又不热……”

  

  【3】

  街边的冰淇淋店买一送一,新出的海盐双旋,海报看上去倒是非常诱人。

  天迹也没想着去什么地方,他开着车,玉逍遥坐在副驾驶座张望,瞧见之后问他:“吃吗?”

  

  “你想吃就吃。”

  短短几天,玉逍遥就感受到了天迹对他的纵容。

  他把一切归咎于对方自己年纪小的缘故。

  

  他虽然个性这样,但从小到大也是保护着妹妹长大的,同龄人之间戏称他不靠谱,但碰到事还会找他。

  宠这个字,也挺难得。

  

  但偏偏在这个长大的自己身上感受到了这样的意味。

  就像现在,不喜欢出门的男人还是出来了。

  外头很热,天迹估计怕玉逍遥在外面排队热昏头,把充电宝和小电扇递了过去。

  

  他是没有半点下车的准备,车里开着空调,他连这点时间都想闭上眼。

  玉逍遥排完队一手拿俩冰淇淋有点费劲,飞奔过来,头撞了一下玻璃,喊了一声大遥。

  

  天迹睁眼就看到她咬着小电扇的奇葩造型,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门一开,少年人一屁股坐了进来,嘴巴一松,转头把其中一个冰淇淋涂到了天迹的嘴唇。

  

  成功地把对方的调侃堵住。

  天迹拿着那个冰淇淋,喂了一声。

  “买一送一,不自己吃?”

  

  玉逍遥头也没抬,舔了舔嘴唇,“这不是正好么。”

  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的世界都没那么热了。

  玉逍遥觉得有点齁甜,伸手想去拿一边矿泉水的时候没想到天迹也做一样的举动。

  

  自己的手被另一个自己的手覆住。

  有点凉。

  又好像热度超标。

  

  他有点愣,这么一瞬间,他居然有点想伸手去抹掉对方嘴唇上的冰淇淋。

  但有一只手更快。

  他被捏住下巴,对方的手指就这么沿着他的下嘴唇,轻轻地滑了一下。

  

  真的很轻。

  最后一下又按在他下唇本应该是被唇珠落下的地方。

  

  “你……”

  玉逍遥本来想说一句你干嘛。

  结果一张嘴,就含住了那根手指。

 ——————

丧失激情……

评论(4)
热度(30)

© 最后一件斗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