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件斗篷

嗑不动了。

【迹冥】天光

和 @鱼_天地无双 聊天的时候想到der

*现代+ooc+超厚滤镜

*可能有点长还可很土味

【01】

  玉逍遥最近手头有点紧。

  毕竟这段时间整个朋友圈都风靡赌球,有为了赚点猫粮的,也有为了赚点零花钱的。

  总之反正都想捞点钱花花。

  

  然而大家总是在同一时间输得惨不忍睹。

  作为投的最多的人,玉逍遥怀疑他整个暑假可能都要以乞讨过活了。

  连每天的零嘴都一减再减,照镜子都怀疑自己瘦了好几斤。

  

  带来生路的还是系里的一位老师,说是她的一位朋友有个儿子最近成绩下滑得很厉害暑假想找个人给补补课。

  这简直是雪中送炭。

  作为室友的非常君亲眼目睹玉逍遥回宿舍的时候差点没撞在门框上。

  

  玉逍遥成绩不错,是以省第一的成绩考到这个大学来的。

  他的家倒是在隔壁省,不过离得不远,三天两头因为想小妹回家。

  

  这个时候因为输得连回家的钱都没想了一个非常靠谱的理由不回家。

  当然还是被玉箫嗤了一声说哥你还考研,我才不信。

  

  考不考研玉逍遥也没空去想,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去家教,好歹还能预支一个星期的工资先去吃顿好的。

  正好他们这学期结课的第二天就是那个需要补课的学生放假的第二天,他一边觉得这也太惨了一边又忍不住有点期待。

  

  毕竟他虽然当初高考考得还算不错,但还是被贴上了“不学无术”的标签,评价是一水的吊儿郎当,哪怕大学混得也算不错专业能力也ok但还是扭不回来。

  不过做家教起码也得有点家教的样子吧。

  于是那天早晨玉逍遥因为搔首弄姿好半天花在穿着上最后差点迟到。

  

  他是踩着点到的。

  这个别墅区一块块的长得都一模一样,他从东门进去发现南门远的可怕,最后七弯八绕才到目的地。

  结果摁了好久的门铃。

  

  听说这位教授在业内特别有名,玉逍遥还查了查对方的资料,看照片就不苟言笑的样子估计孩子要不就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那种死气沉沉的人,要么就是个叛逆少年。

  反正都是小孩么,他觉得没什么。

  也不知道摁了多久里面才有反应,联络器上发出挺愣的少年音,说了句您好。

  

  还挺客气。

  “那个……我是来做家教的,我叫玉逍遥。”

  玉逍遥回了一句。

  “哦……“

  

  门开了,里头的小花园打理得还算不错。

  天气很热,玉逍遥觉得自己的背上都粘粘的,心想还好没穿什么衬衫什么的,估计得热昏头。

  

  他在宿舍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件衣服最后还是穿了最简单的T恤,就这么空手过来了。

  他也不知道家教什么,反正先来看看情况。

  

  屋里的门是虚掩着的,他伸手一推,抬眼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一个人从楼梯上走下来。

  也可能是要上去。

  

  对视的那一刻,倒是玉逍遥先嗨了一声。

  少年人一副在家的穿着,一件T恤大得像是可以塞得下两个他,不知道是洗得太多次还是怎么的,感觉还挺旧的。

  下了穿了一条挺短的裤子,看上去特瘦。

  

  玉逍遥非常放松,对方倒是率先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做什么反应,还思考了几秒,最后憋出一句蚊子似的嗨来。

  最后居然转身走上去了。

  

  玉逍遥眼睁睁地看他消失在楼梯拐角。

  估计他好半天没跟上来,拐角处探出个脑袋,发出一句稍微响了点的声——

  “那个,你……上来啊。”

  

  “我能上来?”

  玉逍遥笑着看着他问。

  

  “啊?“

  那个探出来的脑袋毛茸茸的,头发有点长。

  玉逍遥笑出了声,走了过去。

  “听说你叫十七?诶你爸今天不在家吗?”

  

  二楼有两个房间,玉逍遥跟末日十七上了三楼,一个小阁楼,整个房间都铺满了木头,还有一个小天窗。

  “诶你这里不错啊。”

  

  “谢谢。”

  少年人看着瘦瘦小小,轮廓才刚刚冒出棱角,玉逍遥看着对方那老掉下肩头的领口就觉得违和。

  不过布料看着还挺舒服的。

  

  这个阁楼空间不大不小,一进屋地上就是松软的地毯,空调的冷气很足,门一开玉逍遥就觉得舒坦。

  他是能坐着就不想站着,一舒服就想吃东西。

  一进去就坐在了地毯上,背靠着床沿,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玉逍遥,云海大学大三,学金融的,但是我很穷。”

  

  他朝少年人伸出了一只手,抬头看向对方。

  末日十七看着这双手,隔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回握。

  

  可这个回握又有点超标,以至于玉逍遥想松手发下对方握得实在太近了。

  “我说,你是找我取暖吗?”

  他笑了一声,开玩笑似地想借对方的手站起来,没想到高估了这个力道反而把对方拉了过来。

  

  撞了个满怀。

  有点尴尬。

  背好痛。

  

  这孩子身上怎么这么凉。

  看着还挺乖的小孩怎么也不像玄尊教授说的疑似分心成绩大幅度下滑的人啊。

  不良少年?

  就这样的身板怎么不良少年?

  少年还真是少年。

  ……

  

  这么短短几秒,玉逍遥脑子里蹦出无数句话,最后正想打个哈哈过去,怀里的这位倒是扑腾地要起来,最后还踩了玉逍遥一脚。

  “哎哟。”

  “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瞎叫唤两声,”玉逍遥眼看着对方又要诚惶诚恐的急忙摆手,他也站了起来,“你坐吧,给我看看你的卷子什么的,你爸说你期末之前的小测和期中考试都很糟糕?”

  

  “嗯。”

  玉逍遥本来以为嗯后面还有个解释什么,没想到居然一点也没有。

  “没了就?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他得到了他这位新任学生的摇头。

  

  卷子倒是到手了,玉逍遥太久没接触高中的题型,昨天恶补了一下发现也还ok,看了好几份发现这家伙其实错的都是超级简单的题目,难题他好像还挺会做的。

  压根不是因为跟不上学习进度吧。

  “小十七啊,”房间里原本有一支转椅,被玉逍遥毫不客气地占用了,末日十七坐在原本放东西的小方凳上,原本在发呆,这会被点名其实还没察觉,主要是被玉逍遥拿手指戳了一下,他差点没腾地站起来。

  “啊?”

  “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所以才掉名次啊?”

  

  玉逍遥说着话的时候连带着转椅都凑过去了,整个人都是一副八卦的模样,还一副长辈似的我了解。

  “不是。”

  末日十七还是没去看玉逍遥,他的坐姿都是端端正正地,看着的桌上的课本,却无端地皱起了眉头。

  “和我说说又没事,我不和你爸说。”

  

  玉逍遥手里的考卷被他卷成了筒状,他又凑近了一点点。

  他身上很热,刚才末日十七就领教过了,这么凉的温度下,他的这点热还一点点逼近,让少年人差点浑身战栗。

  

  “你躲什么,我有这么吓人吗?”

  玉逍遥看着末日十七的动作嘀咕了一句。

  

  “没有。”

  “你也太内向了。”

  玉逍遥一边说一边把考卷摊平,伸手拿走了末日十七眼前的一本练习册,目光却瞄到了书桌一边整桶的奶糖。

  “小十七啊,”他的声音一下子黏糊了不少,伸手拍了拍末日十七的肩,“那个,我能吃吗?”

  

  “你吃吧。”

  末日十七把整桶都推到了玉逍遥面前。

  “整桶都归我?”

  玉逍遥其实只是开个玩笑,他平常是爱吃这些零嘴,现在也只不过是想调剂一下气氛。

  毕竟这位学生不太活泼。

  

  “都归你。”

  讲得斩钉截铁的。

  “那我可是会相信的。”

  玉逍遥笑了一声,伸手拿了一颗剥开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一边翻题一边说:“你要不先做几道题给我看看,我反正觉得你成绩还好,估计也只是暂时下降吧。哦对了我第一次当家教也不明白是个什么程序,你爸和我说一天三小时,不过我暑假也没事,时间长一点也没事,我们也别太紧凑了。”

  

  “好。”

  玉逍遥其实也没勾几道题,只不过基础的中等的和难的都有,末日十七做这些其实都不费劲。

  他还没做完,坐在他边上的人居然睡着了。

  桌上是散落的糖纸,这么一点时间他居然能吃下这么多颗糖。

  

  末日十七对糖没什么感觉,这一盒还是之前同学给的,他也就放着,收的那一天吃了一颗。

  真的这么好吃吗?

  他忍不住拿了一颗。

  

  太甜。

  齁甜齁甜。

  

  天窗能投下一道光来,被透明瓦隔了一层,并不毒辣,有点像冬天的阳光。

  这个时候正好落在玉逍遥身上,活像他有光环一样。

  

  玉逍遥个高腿长,趴在桌上的时候底下那双长腿显得无处安放,有点可怜。

  他的头发和末日十七相比有点短,但不知道为什么的总有两撮头发掉在两边,让人手痒。

  

  唯一不大符合形象的就是那小声的呼噜。

  末日十七倒是没什么影响,甚至还挺开心。

  

  这个阁楼从来只有他一个人,这个他想了挺久的人真的出现,他甚至脑子一片空白。

  之前无论上课还是考试,课本是玉逍遥,考卷是玉逍遥,这一刻考卷才是考卷,题目才是题目。

  而玉逍遥,在他边上。

  

  还是没忍住。

  他伸手去勾了勾对方的那撮头发,结果这个人虽然在打呼噜,还挺警觉。

  那双眼朦朦胧胧的,就这么看着他。

  

  末日十七慌张无比,在想怎么解释。

  没想到玉逍遥又闭上了眼。

  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

  “做完了叫我啊,做不来就放着,现在做完了就等五分钟,哎我真的好困昨天就不应该熬夜看什么垃圾球队的……”

  

  什么家教。

  末日十七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要不是因为那天劫红颜老师来做客他压根不知道原来玉逍遥就是对方的学生。

  

  正好那天是期末前小测发成绩的时候,玄尊因为他再一次下跌的名次大发雷霆,劫红颜来的时候末日十七正被在被教育。

  估计是听了个大概,随口提了句要是有必要的话就请个家教。

  我有个学生叫玉逍遥,上次听他说暑假要留下来,成绩不错,隔壁市的高考状元,要不就……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在等暑假。

  这一天终于来了。

 ---

后文应该就是某老师带学生吃吃喝喝夜不归宿最后悲惨的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了未成年然后在网上求助被群嘲的故事?

8012年了我还因为这种烂俗梗而心动……

评论(5)
热度(50)

© 最后一件斗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