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件斗篷

嗑不动了。

【迹冥】接龙第三弹

*上一棒是糖食太太 @糖食就是糖食 

*下一棒是酥鱼太太 @鱼_补剧路漫漫 

-

  天迹接任云海之后,哪怕有师弟们替他分担,也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刻。

  上次被血闇源头的领头地冥带走参观了一下对方的永夜剧场回来之后,他依旧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不过他一向都有把紧张的气氛化为轻松的本事,三天两头把小师弟小默云气得跳脚,抓到一点空就要去找科技处的人觉侃几句,十句里有八句是关于吃什么的建议,对着新型生物指手画脚,说怎么烧会更好吃一点。

  

  不过好在现在的时局比前阵子好了不少,天迹带回来的关于血暗源头的资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两方势力目的一致,倒是完成了短暂的共处。

  只不过这种共处的协议并不是面对面达成的。

  血闇源头的领导人地冥和云海的领导者天迹隔着全息投影完成的口头的协议。

  

  在双方都并不确定这样的口头的协议到底能生效到什么时候,天迹查了无数的资料也没能准备的找到地冥的来头。

  人造人在联邦一向是被禁止的技术。

  但要追溯,人造人在有一段时间甚至是被大肆制造的,那个时期的人造人可以说是宠儿一般的存在,不少人也会选择人造人作为伴侣。

  联邦279年发生了很多期人造人失控的案例,因为人造人体内的神经元暴动,不少都杀死了自己枕边的伴侣。

  自从那天起,联邦就开始销毁人造人的计划。

  

  “啧……”

  天迹在云海学院图书馆最高权限的楼层里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关掉了检索仪器,嘀咕了一句:“R17别名苦境,也是当初大批量销毁人造人的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点线索。”

  

  玄尊时代正好是人造人最辉煌的时候,后来列为禁止技术,但黑市里依旧有人会这个技术。

  人造人的后颈上都会有独特的标记,这是技术里并不能省略的一个代码,记录了人造人的制造日期、性别、以及血元初体。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等级的。”

  天迹舔了舔嘴唇,取出了自己的权限卡,离开云海学院的时候还去机甲操作室看了一下后辈们的练习。

  正好撞见他的师弟君奉天今天特别指导,最后还进行了一下操作演练。

  

  “奉天啊,”天迹跳下机甲操控室的时候拍了一下对方的肩,“R17区现在还开放么?”

  “R17?”

  君奉天作为云海少主,很多区的权限对他无效,陡然听到这个区号,皱了皱眉,“不开放,需要权限卡, 里面限制出入。”

  R17区是出了名的脏乱。

  作为当年销毁人造人的地方,哪怕过了很多年,依旧弥漫着浓重的焦臭气味,里面环境恶劣,脏乱臭是微不足道的形容,被称为联邦的垃圾场。

  也就是因为这样,里面的人口也不允许出区,只有每五年一次全联邦选拔才能让R17区的新一代有机会脱离那个脏乱的坏境。

  

  只不过这些年因为动乱,那边的权限也松了不少。

  但天迹也不能溜进去,还是老老实实地提交了申请,领了权限卡。

  

  “真不愧是苦境……”

  天迹开着悬浮车沿着轨道穿梭了好几个区抵达的R17区门口的时候就被浓重的焦臭味给扑了一脸。

  不过区口值班的工作人员倒是一脸的习惯,接过天迹的权限卡的时候还敬了个礼。

  

  堂堂云海领导人一点都没有位高权重的样子,捂着鼻子一副无可奈何地走了进去。

  区口不大,走进去就是一条潮湿的小巷,区外还是联邦特有的星空,到了里面,天是不透气的黑,好在还有灯。

  

  不过灯也不亮,小巷很脏,可能刚刚还下过雨,地上都是飘着油渍的水坑,垃圾桶倒在地上,还有老鼠不怕生人,堂而皇之地路过了天迹的皮靴,吱吱吱地钻进了黑暗的洞里。

  天迹捂着嘴,后悔没带个口罩。

  

  灯明明灭灭的,出了小巷又是灯红酒绿的一条街,焦臭味闻久了也习惯了,这条街上带着浓重的风俗味道,女人穿得极其露骨,穿了跟没穿一样。

  天迹这幅一看就很不是普通人的打扮才刚出巷,就被几个女人围了上来,劣质的香水扑了他一脸。

  他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跑出了包围圈,出发之前输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现在乱糟糟的,一撮刘海晃悠悠地挂在眼前,若不是他现在没穿着云海学院的校服,估计还有点像当年的模样。

  

  他松了一口气,钻进了一间酒吧。

  这个区的基础设施实在不怎么样,连带着娱乐场所的设备都倒退了几十年,他点了一杯啤酒,拖着下巴看着舞池里几乎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某种事情的人群。

  

  酒保是个绿色头发的女孩,眼睛还挺大,她哎了一声,“我第一次见你,你是中枢的?”

  “中枢?”

  “你别装了,肯定是。”

  少女年纪不大,这样的场合里乍看清纯,天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出门有点急,穿的还是云海的旧式校服,不过和他作为学员的的时候不要一样,这是玉离经他们那届的。

  “我爸说穿这样衣服的都是中枢的……”

  

  天迹的位置可以看到窗外,R17区中间有一座高塔,像是要穿云破日一样,他指了指,“那是中枢?”

  “你考我是不是?”

  女孩瞪了他一眼。

  

  天迹笑了一声,他年纪是不小了,但女孩的认识仅止步于他的妹妹玉箫,不过对比自己小的女性,倒都挺纵容的。

  “那我问你啊。”

  “你问。”

  “现在还有人造人吗?”

  

  “有啊。”

  小姑娘眨了眨眼,“喏,你看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她就是,还有那个蓝色头发的叔叔,他也是,嗯……还有那个男孩,也是……”

  天迹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舞池里亲得难分难舍的一群人,的确有几个看上去有点机械。

  

  “这么好认?”

  那个地冥,除非放到研究台,要么就是让他受伤,光看外表压根看不出来。

  “因为这是C级啊,如果是A级,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女孩嘀咕了一句:“现在哪有A级。”

  

  “可是人造人不是都禁止了么?”

  “你考的都是什么弱智问题啊,”女孩有点不耐烦,“这里是R17区,我们都出不去,所以也没什么好禁止的。”

  “我朋友的妈妈都是人造人呢,”她不高兴地瘪嘴,“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联邦要这么赶尽杀绝,人造人哪里不好了,发情期也安安分分的……”

  

  天迹一口啤酒差点没喷出来。

  “发情期?”

  他怎么没看到记载……

  

  “对啊,最早人造人的作用不就是为了解决当初联邦的现状的么?”

  这个天迹倒是知道,他点了点头。

  

  “技术上的原因吧,人造人通常都是很温顺的,就是比普通人类多了发情期,等级越高发情期越短,但是更难满足。”

  天迹:……

  

  小姑娘满口的不忿,最后发展成了狂喷联邦政府。天迹一边喝啤酒一边听她念叨,想着等会要不去舞池看看,人造人后颈上的标签是什么样儿的,下次就有经验直接看地冥的来路了?

  他还没想玩,倒是有人来拉他去跳舞了。

  

  英俊的青年在推开酒吧门的那一刻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R17区很大,人口的流动性也很大,每天都有新面孔,但英俊的新面孔却很难看到。

  更何况这个男青年身材挺拔,乌黑的短发虽然有点乱糟糟的,但添了不少慵懒,坐在木椅上也不能遮掩他那双长腿。

  

  “诶?”

  天迹被刚才舞池里那个红裙的人造人拉走了。

  

  音乐的节奏很快,他压根就不会跳舞,从少年时期开始就专注于那些械斗,忙着和君奉天争夺全联邦机甲联赛的冠军,其他方面一窍不通。

  一分钟没到,就踩了对方好几脚。

  

  最后音乐换成了舒缓的曲目,他的手揽着女人造人的腰,侧头企图去看对方脖颈上的标签。

  可惜还没得逞,酒吧门被砰地打开,冲进来一队穿着和他差不多衣服的人,持枪挨个检查,酒吧一瞬间充斥着尖叫。

  

  可能是衣服的款式,天迹倒是没被搜查,他出了酒吧,看到街道中心有人坐在悬浮车上,手上拿着一杯红酒,饶有兴致地看着这种场面。

  天迹眯了眯眼,这个人是……

  橘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露出一张有些妖冶的面容来,笑容的弧度带着冷气,不知道在搜查什么。

  

  “听说有人中枢有人贩卖情报,现在正在……”

  “不是说冥冥之神重伤了么?那他现在的……”

  “冥冥之神是不会受伤的……”

  ……

  

  天迹听了一耳朵,忍不住又看了那个坐在悬浮车上的人。

  是有点苍白,不过人造人的自愈能力很强,能伤到哪里去呢。

  

  他站在暗处观望着,冷不防看到有人操控机甲要往那辆悬嘎浮车上撞。

  而悬浮车上只有一个人。

  

  机甲从远处过来的预计时间偏差是7秒。

  天迹虽然不学无术,但这个时候脑子倒是快了一步,他小跑了两步,一跃踏上悬浮车的门把,不知道摁了哪个按钮,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就那么一瞬间,机甲撞了过来,他转了发现,车尾和机甲撞在一起,尽管还没解体,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啊……估算错误。”

  他抱起还在愣神的地冥,跳下磁悬浮车的残骸,隐进了暗巷。

  

  “放我下来。”

  永夜的高马尾随着他转头的动作甩了天迹一脸,天迹眯了眯眼,哦了一声。

  

  眼神还不死心地落在对方的脖子上。

  “喂,你情况不是很好啊。”

  

  刚才那么一抱,他察觉到了对方过烫的体温,还有急促的呼吸。

  地冥别过脸,心里骂了句该死。

  

  A级人造人的发情期每年只有一次,时间很短,只有三天,但一般很难被满足,也嫌少有抑制剂能抑制住,所有他都是闭门不出。

  但今天八岐的卧底被撬起,还带挣扎的,他只能从中枢出来,全区搜捕,没想到会碰到血元初体。

  

  不碰到血元体还好,碰上了差不多就完蛋了。

  欲望由内而外,他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干,眼前都模糊起来,看着眼前这张脸,浑身颤抖着。

  

  天迹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发抖。

  他伸手摸了摸对方滚烫的额头,“发烧了?”

  下一秒,他就被对方狠狠地咬住了嘴唇。

  

  血腥味弥漫在唇齿间,伴随着对方滚烫的体温的喘息,他听到地冥在亲吻中断断续续地说——

  “堂堂天迹,帮个忙没问题吧?”


评论(2)
热度(41)

© 最后一件斗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