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件斗篷

嗑不动了。

【迹冥】菠萝啤3

*玉逍遥X鬼谛

*校园现代paro|高度ooc

*想挑战少女漫情结失败了…

前文(三章完结了!):

第一章      第二章

【十四】

高考考完没公布成绩的那几天确实令人放松。

但天气很热。


地铁上的冷气在人多的时候压根没发发挥它的制冷功效, 光上车下车拥挤的人潮都能让人心头窜火。

更别提抱着滑板的鬼谛。


他拉着横杆上的拉环,哪怕头戴式耳机看上去能阻隔绝大部分的噪音,都没能抹掉他那点烦躁。

具体表现为玉逍遥眼里对方越来越臭的脸色。


大概是他盯得太明目张胆,鬼谛冲他翻了个白眼。

又到了一站,一大波人下车,一大波人上车,拥挤中不知道是谁没站稳,导致几个人差点连续倾斜。

鬼谛被猝不及防地一推,只能更用力地抓着扶手。


地铁在黑暗的隧道里穿行,因为人多而显得破碎的灯光里,他的耳机没戴好,最后挂到了脖子上。

他低声骂了句。

但是没多余的手重新戴。


“要不我帮你?”

站他边上的少年人穿着宽大的t恤,他俩还是同款,只不过玉逍遥出的汗比较多,哪怕在地铁里被冷风吹得没那么热,刘海还是汗湿的一缕缕。不过他绑着发带,平日里的碎刘海被往后撸,导致盯人的时候眼神豪不遮掩,揶揄的时候效果翻倍。


“你离我远点。”

旁边少年声音的里的嫌弃毫不遮掩。


“我怎么……”

玉逍遥插科打诨的话还没说完,他身后有人没站稳,撞了他一下,把他接下来的话都给塞回了肚子。

这么一个不稳,他几乎要整个人把鬼谛给撞到。

好在手下意识地去拉拉环,结果拉到了鬼谛拉的那一个。

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玉逍遥的脚还踩到了鬼谛的鞋。


距离突然变得很近,他看着少年人浮上脸的愤怒,还有下一刻毫不留情的一脚。

“你也太狠了吧我新买的鞋。”

鬼谛压根没理他,玉逍遥的手背按在他的手背上,明明两个人已经做过更……的事,他却总能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小接触里扭捏。


玉逍遥心痛地看了自己的鞋面,抬眼的瞬间正好地铁出了隧道,窗外是高楼和夕阳。

他还看到了偏头的那个人微红的耳朵。


玉逍遥没舍得松手,胳膊夹着滑板,迅速地给鬼谛戴上了耳机。

看着窗外的少年人转头,一句话没说,似乎想松手,却被人按着压根不能动弹。


玉逍遥也没说话,他夹着滑板还能迅速地拿手机发讯息。

下一刻,鬼谛的手机响了。


一条新讯息。

他把滑板竖着放在地上,胳膊肘抵着,去看锁屏界面的新消息。


来自【天大sb】的短信——

“去我家吧。”


【十五】

暑假已经来了。

以前每年暑假玉逍遥一家都会一起出去旅游。


今年他拒绝了家庭旅游,理由是他想去毕业旅行。

其实他压根不喜欢和父母一块出去玩,像他这么大的哪个会喜欢和父母去各种旅游景点拍游客照的,不过父母付钱的时候倒是真的开心。


其实他只想和他的小男朋友待一块。

他把他和末日十七同学的关系定义为恋爱中,但始终没得到一星半点的对方确认。


这让他有点苦恼。

哪怕他们从那天开始几乎每天见面,偶尔做点成年人做的事。也一起去看过电影,吃火锅,去游乐园,去海洋馆,不过也算不上约会,这些他俩以前争锋相对看不顺眼的时候也一起做过这些事。

现在就是那点最后的拳打脚踢变成了另一种打架。


他俩十点多出的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出了地铁站外头还能瞧见晚霞。


鬼谛戴着耳机低着头走路。

他的t恤和玉逍遥是同款,只不过玉逍遥嫌天气热喜欢穿五分裤,被多次嘲笑是大裤衩也厚着脸皮无所畏惧。


鬼谛相当嫌弃玉逍遥的裤子,走在一块都觉得丢脸,所以要么离玉逍遥一米远并行,要么就是走快几步。

他虽然个子不矮,但从后面看瘦的跟面条一样,宽松的牛仔裤都不能让他看上去壮实一点,滑板的时候玉逍遥觉得风大一些这个人可能会被吹走。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啊感觉他也不缺钱啊怎么就衣服营养不良还唧唧唧的样。

唧唧唧说的是鬼谛成天装凶,在玉逍遥眼里跟小鸟一样。


“喂!”

玉逍遥抱着滑板从后面喊他,马上就要到他俩各自家的分叉路口了,“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戴着耳机其实压根没在听歌的鬼谛在努力思考要不要停下脚步。

 玉逍遥踩着滑板追上来,一把搂住整个小混蛋的脖子,啊了一声。


耳机又挂了下来,少年人抿着嘴,盯着玉逍遥。

夕阳的余晖在街道上都是温暖的,彼此眼里仿佛都加了一层暖黄滤镜。

但真的很热。


“你不能当面问我啊?”

以为又要被骂的玉逍遥听到这么一句话。


他愣了几秒,哎呀一声,附带着令人拳头痒的啧啧声,“你想听我亲口问你?”

他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

但鬼谛却觉得头顶电线杆上成群的麻雀都没这个人吵。 


“我走了。”

玉逍遥被猛地一推,撞到了边上哪户人家的围墙,后脑勺嗑得有点疼。


“哎你害羞什么啊你!”

他冲走得更快的人喊。


“你闭嘴!”

前面的少年人回头凶巴巴地吼。


……

最后是玉逍遥跟着鬼谛回家了。


【十六】

这个他第一次来跟样板房一样的家倒是没那么冰冷了。

除了院子里池塘的鱼少了几条,鬼谛买的备用拖鞋被人无情占用,还有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的东北大板。


有点像同居。

但这个认知两个人都没有。


到家的时候鬼谛气都快喘不上来, 率先一步推开院门就想把后面的蠢货关在门外。结果他滑板技术其实没玉逍遥强,只领先了几秒,所以没能得逞。

所以他干脆跑进了屋里,滑板被随意地一丢,鞋也蹬掉,说了句我先去洗澡。


玉逍遥还没和他算刚才转弯差点被暗算摔个狗吃屎的帐,他也顾不上滑板这么随便丢会不会坏,冲进去就拽住了鬼谛的后衣领。


“撒手!”

鬼谛热得只喘气,玉逍遥手一圈,把人拖出了房间,说了句等会再洗。


“热死了。”

鬼谛嘟囔一句,玉逍遥拽着他到了冰箱跟前拿了瓶可乐。

“我衣服都湿透了,这边弯弯绕绕的可比有障碍物更难,”玉逍遥喝了一口冰可乐爽得眯起了眼,一边还伸手弹了弹衣服,“你开个空调啊。”


“你自己不会开啊!”

鬼谛拿了瓶菠萝啤,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沙发。

他的脸上都是剧烈运动后泛上的粉气,比平常那副臭着一张脸的样子好看多了。


玉逍遥开了空调,坐到他边上,“晚上吃什么?”

鬼谛撇了他一眼,“你浑身臭得要死,离我远点。”

玉逍遥简直要被他气笑了,“说得好像你不臭一样,我们半斤八两。”


鬼谛仰头喝着菠萝啤,没搭理玉逍遥。

估计太渴,他喝得有点急,玉逍遥看着那喉结都觉得有点想去戳一戳。


就是片刻的鬼迷心窍,鬼谛的菠萝啤打翻了,他俩身上都沾了那点菠萝味,还带点啤酒的苦。

“你有病啊!”

鬼谛站起来,抖着湿答答的衣服,地板上也都是,他伸手就想给玉逍遥一拳。


最后也没顾得上对方臭还是自己更臭,在地毯上滚成了一团。

他嘴唇上还沾着的菠萝啤味被玉逍遥舔了又舔,而玉逍遥的脖子被咬了一口,因为也都是菠萝味。


“不行!”

“不行个屁别废话了。”

“去洗澡,太难受了。”

“还说我啰嗦,我看你是才是真的啰嗦。”

“你少说两句会死?”

……


【十七】

两个人的衣服从客厅一路掉到卧室,等到浴室的时候基本都脱得差不多了。

浴缸里的水因为两个人的动作而满了上来,喷头从头顶浇下来,让玉逍遥老睁不开眼。

他伸手调了调位置,不怀好意地让鬼谛睁不开眼。


“我操!”

鬼谛骂了一句,抬腿就想踹玉逍遥一眼,可惜他俩现在都滑不溜秋而且玉逍遥还占了上风,这点小踹变成了小踹怡情,让玉逍遥得寸进尺地往上摸了又摸。

少年人对情爱其实没什么把握,大多数只是一昧地凭感觉而走。

虽然平日里连接吻都要比个高下,但在这种时候被情欲熏染,倒是难得的没有争锋相对。


有些喜欢很好开口,上学放学路上大脑打闹,说句我好他妈喜欢你,和不怎么熟悉的要么就是一起打过篮球的要么就是因为某些事帮个忙的算得上朋友的人,他可以随随便便开口。

大家心照不宣的玩笑而已。


但对末日十七,他踌躇过,也想试着呐喊,但显然对象不是省油的灯,他也不想敷衍了事。

喜欢是喜欢,肯定不是很深。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第一次之后,玉逍遥这么想。

但相处的时间越长,摒弃掉那点他固有的偏见和不知道哪来的气,他觉得好像不止是喜欢。


……

隔了半天鬼谛才反应过来,吼了一句:“你他妈没戴套!”


玉逍遥靠在他肩上,嘀咕了一句:“你不爽?”

要不是没力气还被压得结结实实,玉逍遥可能会被暴打一顿。


“你给我滚。”

“别生气啦。”玉逍遥抱着他,他的口气总给人一种我们很熟的感觉。在学校也是,现在从背后抱住鬼谛,热气喷在鬼谛的耳后,导致鬼谛的火气更旺了。

“别和我这么说话,”鬼谛往后一怼,玉逍遥配合地嗷一声,大腿又挂到对方腿上,一只手在被子里摩挲,“再来一次?”


“死开点!”

壁灯昏黄昏黄的,少年人嘴上还不认输,最后又被玉逍遥拉着来了一次。

他们每次做都像家里进贼,要么就是打了一场大仗一样,乱七八糟,枕头掉地,桌子也位移。


“戴个屁啊你刚才都*进去了。”

“你自己说我没戴啊。”

“……”

“你果然喜欢不戴那么做!”

“你脑子不好使吗?”

……

【十八】

晚饭最后点的外卖。

两个人都很饿,门铃响的时候鬼谛拿枕头砸了一下玉逍遥,“快去开门。”


玉逍遥瘫在他边上,“我好累啊。”

“你好意思讲。”

鬼谛嘁了一声,他又去洗了个澡,玉逍遥在外面收东西,扶个桌子换个枕套都唧唧歪歪, 扫个地都都好像扫了三年的工作量,现在像条死狗一样瘫着。


床单被套都是新换的,玉逍遥觉得鬼谛每次洗衣服肯定都倒半瓶洗衣液。

难怪以前上课总能闻到,害他陪与玉箫去超市买洗衣液都会挑很久,不知道哪种才是。


“我去了。”

玉逍遥翻身下床,经过玩手机的少年人边上还不忘拍掉对方的手机。

“玉逍遥你他妈……我…”

嘴唇一碰,鬼谛闭嘴了。


门被打开,玉逍遥风风火火地冲向大门。

“有病。”

鬼谛小声地说。


他的手机界面还是游戏。

就这么一个偷吻,让他鬼迷心窍地发了一个消息。


【十九】

玉逍遥的朋友圈更新了。

一张照片。

一个是拿着鸡腿笑嘻嘻的他,被他揽着的黑发少年穿着白色的t恤,一脸不情愿地看向镜头,嘴里还咬着一根薯条。


配文是一颗emjoy的爱心。


鬼谛抢走玉逍遥的鸡腿,看到自己被提醒的朋友圈,“为什么专门要提醒我看?!”

他房间灯电脑开着,放着最新的游戏解说视频,他俩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刚才因为分汉堡不均匀,导致撞翻了一瓶可乐,没办法,玉逍遥只能去拿了最后一瓶菠萝啤。


“那天,”他顿了顿,看向一边低头挤蕃茄酱的鬼谛,“为什么突然想喝菠萝啤?”

他说的是考完那天。

江边。

夜风。

说的也说那个菠萝啤味的吻。


蕃茄酱挤歪了,挤得手指都是。

鬼谛舔了舔手指,他没抬头,“就是很想喝。”

后面半句他说不出口。


想——

靠近,想一起,想有以后。

太他妈肉麻了。


“就只是想喝吗?”

玉逍遥拿了一根薯条,沾了沾蕃茄酱,“你休学的那一年,生病了吗?”


他的生活一向很充实,很多人乍看很亲密,其实也不是。

末日十七这个人,他认识太多年,很多感情细密绵长,他又不会去细想,等回头,发现还是有很多他不知道的。


他等了很久,才等到一声闷闷的嗯。

“很严重吗?”


鬼谛却不肯再回答,舔完手指想去拿鸡块。

“告诉我啊。”

他抬眼,就对上玉逍遥认真的眼神。


他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生病的日子太难捱,他不敢和对方说他甚至产生了玉逍遥在那一年也陪着他的幻觉。

“也不是很严重,”少年人安静下来其实很耐看,很多人说他俩相像,其实内里完全不一样,灵魂不一样,气质就变了。“就是……”


他平常都习惯凶巴巴说话,这么安静地陈述一件事其实挺困难。

“很严重休学了,手术的时候想你,住院想你,偷偷喝菠萝啤的时候最想你行了吧!”


他破罐子破碎,发泄似地咬了一口汉堡。

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


“你就是喜欢我。”

玉逍遥笑着说。

他捏着易拉罐,在心里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在少年人火冒三丈的转头瞬间准确无误地凑了上去。

“你他妈!”

鬼谛差点没噎死。


“我也喜欢你。”

玉逍遥咬了一口鸡腿肉。

菠萝啤其实很不好喝,又苦又甜,还不是正常的那种甜,喝了舌头也难受。


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了那种心情,一方面又觉得难受。

比较这臭小子之前冰箱里都是罐装菠萝啤,搞得他跟促销的一样。


大概是他这句话太让人惊讶,鬼谛好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

游戏解说不看画面听怪无聊的。

窗外是谁开车经过的声音。

衬得屋里更安静了。


鼓着腮帮子的少年人好不容咽下那点面包,吹过的头发蓬松无比,还有点炸,但昏黄的壁灯给他描了个边,使他看上去柔软无比。


“我也喜欢……”

他抿了抿嘴,最后还是暴躁起来,“喜欢个屁,不准蘸光我的蕃茄酱!!”


“靠,都是你自己吃的别赖我,我还想蘸呢!”

“滚开啊玉逍遥你他妈别往我这边靠过来!”

“最后一点都被你舔光了我只能到你嘴巴上蘸蘸了……”

评论(3)
热度(46)

© 最后一件斗篷 | Powered by LOFTER